丁丁

Who cares about your lonely soul

街垒日快乐!

【授权翻译】Sometimes just choose dare 

作者:SaysHi

Relationships:Enjolras/Grantaire   Combeferre/Courfeyrac   Cosette Fauchelevent/Marius Pontmercy      Joly/Bossuet Laigle/Musichetta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90147/chapters/21054461?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89921723

授权: 见原文【。我不会用lo插入图片如果有谁知道能告诉我吗?】

译者:丁丁

译者注:小甜饼。原文超可爱的!这个作者的另外一篇也很可爱,都是ER+双C。如果有任何错误请告诉我,希望喜欢!

Summary:
“真心话”安灼拉回答。
“你真的太无聊了,你就是不能选次大冒险吗?” 古费这么说着。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古费拉克喊着。

“大冒险” 公白飞回答道。

“那你得亲我一下!”古费笑着说 , 安灼拉翻了个白眼,公白飞则抬起身亲了他男友。

“你们这些人太恶心了。” 巴阿雷说。

“才不呢!我们这叫可爱!” 古费反驳。

“我觉得他们确实挺可爱的。” 坐在古费拉克的左侧的热安说道,古费拉克因此亲了他一口。

“噢!你们真是恶心透了。” 艾潘妮说着,试着维持她的扑克脸, “我们继续吧。”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就不能到此为止了吗。” 安灼拉抱怨着,但是每个人似乎都把他忽略了。

古费拉克又拿起瓶子转了起来。安灼拉叹了口气。

它指着他和马吕斯。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马吕斯问,他今晚已经喝了不少,脸颊一片绯红,而柯赛特正抚弄着他的头发。

“真心话” 安灼拉回答。

“你真的太无聊了,你就是不能选次大冒险吗?” 古费这么说着。

“不能” ,安灼拉回答道, “真心话,你知道我已经恨透这个游戏了,说真的,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亲爱的阿波罗,游戏的意义,就在于享受乐趣。” 格朗泰尔的声音从那边的沙发传来,这是他们开始游戏以来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今天都根本没在玩!” 安灼拉皱眉,“为什么他又没在玩?为什么我非得玩而他就不用?” 

“因为你们正拿着我的酒瓶而我还有个委托没完成。”格朗泰尔举起他的平板来证实自己的话。

“这不是…” 安灼拉刚想说话而巴阿雷打断了他。 “我们现在没空欣赏你俩性趣独特的前戏,问你的问题吧马吕斯”

安灼拉试图不要因此而脸红,他都不敢抬头看格朗泰尔,因此,他只得看着马吕斯,想着他不敢将问题问出口。

“Umm…好吧,”马吕斯问,“你是真的很讨厌R叫你阿波罗吗?” 安灼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听到公白飞好像被呛到一般笑了一声,他转而瞪着公白飞。他要怎么回答?

古费拉克完全没费心去掩饰笑容。安灼拉考虑了一下用谎言敷衍过去但他最终决定不这么做。他用上他最凶猛的目光瞪上马吕斯:“不讨厌。” 

“靠。” 艾潘妮骂道。.

他依旧没敢看格朗泰尔,他害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格朗泰尔一声不吭,他难道不是一直都会有话要说?安灼拉深吸一口气,看向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正睁大眼睛看着他,手悬在平板上方。他在他们眼神接触时迅速移开了眼睛,低下了头。安灼拉能看到他此时的微笑,他还试图通过咬嘴唇来掩饰这种笑意。

“接下来轮到谁了?” 弗以伊问道,上帝保佑,他结束了这个尴尬局面。

马吕斯上前转动瓶子,指向米西什塔和艾潘妮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艾潘妮问。

“大冒险” 米西什塔说着眨眨眼。

安灼拉并不怎么关心他们在干嘛,他晓得结果无非是他的那些朋友【超级变态】或者【超级可爱】。他宁愿盯着格朗泰尔看,格朗泰尔的手正在平板上移动,他眉头皱着,他咬着他的嘴唇,专注于他的工作上。

过了一会儿,公白飞撞了一下他的肋骨,打断了安灼拉的视线。

“怎么了?” 公白飞轻声问到,压低音量只有他们俩能听见。

安灼拉耸了耸肩 

“我只是累了想回去了。” 安灼拉说 

“哦enj,现在是周五晚上,你应该试着放松一下。”公白飞说。

“太无聊了,来放点音乐,谁去拿更多的酒!” 巴阿雷喊到。安灼拉从未如此想要他的朋友们喝醉。

“我来好了” 格朗泰尔迅速的站了起来。

“你们这些人简直太好猜了。” 若李笑着说。

“厨房里还有多的酒,我去拿过来好了。” 博须埃说

“不,没关系,我拿好了。” 格朗泰尔说着去了厨房。

仅此一次,安灼拉允许自己的冲动控制了他,他跟着格朗泰尔离开。格朗泰尔听见身后的门被打开了:“没关系,不用来帮我的。哦,安灼拉,原来是你。你要什么吗?要水吗?”他说着单手梳了梳头发。

“不用” 安灼拉说着,又往前靠了些。

“噢…” 格朗泰尔疑惑的看了看厨房四周。

“你没玩游戏。” 安灼拉说。

“Umm…对?” 格朗泰尔依旧表情困惑说着。

“你根本不在玩而我却要回答一个关于你的问题,这完全不公平。” 安灼拉缓慢的说着。

格朗泰尔尴尬的笑了笑“这又不是我的错,你该怪马吕斯去。”

“马吕斯醉了而且他大概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明天早上一想起来就会来跟我不断道歉。” 安灼拉说,想象着明早收到马吕斯发给他的长长的“我错了”道歉信。这本身没那么糟糕,只是他本不需要在所有人面前问安灼拉这个问题。

“Yeah, 可怜的家伙。有个神对他发怒啦。哦亲爱的阿波罗,你要怎么折磨他呢。” 格朗泰尔笑着说。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安灼拉喜欢这个绰号,他准备变本加厉的难以忍受。

“我会放过他” 安灼拉说 “只要一个条件。”

“条件?” 格朗泰尔抬起一边的眉毛问道。

“没错。你想拯救可怜的马吕斯吗?” 安灼拉说道。

格朗泰尔看着他,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但是安灼拉维持着一副完美的面具脸即使他的心脏正在疯狂的跳动。 

“好吧?” 格朗泰尔回答。

“好极了,你现在得跟我玩一局。” 安灼拉说。

“啥?” 格朗泰尔说。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安灼拉无视了格朗泰尔的惊讶。

“我不觉得我们……” 格朗泰尔轻声说。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安灼拉又问了一遍,没留给格朗泰尔任何选择的余地。

“大冒险…等,不, 真心话”格朗泰尔说,“真心话。”

“你为什么叫我阿波罗?” 安灼拉问。

“只是为了惹恼你?” 格朗泰尔说。

安灼拉抬了抬眼睛,“你刚刚知道这并不会让我生气所以别说谎。我对这个游戏很认真,别说谎。” 格朗泰尔轻声笑了。

“相信你一定在这游戏的可靠性上投了钱。好吧这只是因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你看上去就像个神甚至连太阳都根本比不上你。” 格朗泰尔说着,红着脸,垂下了视线。

安灼拉的脸也红了。

“噢,” 他轻声说,然后他皱了眉, “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我们撞到了对方,你摔倒了我的咖啡还撒在了你身上。”

格朗泰尔笑了:“是啊,我从地上抬头看着你而你和太阳重叠的样子像极了某种神明,而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朝你大叫,还错过了自己的课的原因。”

“什么?你错过了课?我当时想请你喝咖啡来弥补撒了的咖啡还有你的那件衬衫的时候你说你接下来没事情要做啊” 安灼拉说,皱着眉试图回想起他遇见格朗泰尔那天。

“你提了而我无法对太阳神本人说不” 格朗泰尔耸了耸肩。

“但…” 安灼拉开口。

“这快是两年之前发生的事情了,阿波罗,你紧接着还强迫我参加了你的小团体而现在这已经过去快两年了。” 格朗泰尔说。

“我没强迫你” 安灼拉说。

“我没法忍受不再见你一面。” 格朗泰尔说。

“噢” 安灼拉说着,脸更红了。

“好吧既然我现在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变成一个傻逼了我能不能继续去拿我的酒了?” 格朗泰尔说着。安灼拉盯着他,这次对话并不是一个笑话,他已经等格朗泰尔说些什么等了几个月了。但格朗泰尔脸上的表情显示着格朗泰尔只是试图保护自己,他害怕安灼拉的反应。

他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靠近了一步而格朗泰尔惊讶的看着他。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安灼拉说。.

“又来? 这次不该轮到我了吗?” 格朗泰尔皱着眉说。

“就选一个,R” 安灼拉焦虑的说着。

“这次我选大冒险 ” 格朗泰尔耸了耸肩。

“吻我”安灼拉说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持冷静但他很确定他的脸已经全红了。

要不是安灼拉现在如此焦虑,格朗泰尔的表情应该会非常搞笑。他大张着嘴,脸可能和安灼拉一样红了。

“啥?”格朗泰尔说着,声音轻的如同耳语。

“吻我” 安灼拉说。

“你…你确定吗?” 格朗泰尔说。安灼拉忍着不要翻白眼。

“吻我” 他再说了一次。

格朗泰尔靠近了一步,双手扶上安灼拉的脸颊,他与安灼拉对视着,然后闭上了眼睛,凑上前去。这吻是安灼拉品尝过得最美好的事物。他克制不住的拥住格朗泰尔的腰,将他拉的更近。格朗泰尔惊讶的喘着气而安灼拉利用这一点将舌头滑进了格朗泰尔的嘴。

格朗泰尔慢慢的将他的背抵在料理台上,安灼拉不知道他们一共亲吻了多久。

他们稍稍退开一点,找回呼吸。格朗泰尔清了清嗓子, “多久了?” 他问。

他将格朗泰尔脸上的一撮小卷发拨开, “我不是很确定,但我意识到每当你在房间里的时候,我就无法克制的看向你。我想念你的陪伴,即使我们分开了还不到一小时。而且我还很想,很想,很想吻你。”安灼拉说着,朝格朗泰尔微笑。

他感觉他的心脏快炸了,特别是格朗泰尔还回应了他的微笑。

“这我能解决” 格朗泰尔说着,重新凑上前。

但有什么人咳了一声。 

“即使这真是让人惊讶,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酒精。”公白飞说着走进了厨房,尽量不去看他们。

格朗泰尔从安灼拉面前走开,坐在料理台上靠着他。

“为什么他们派你来拿酒你根本就不怎么喝。” 安灼拉抱着手臂问。

“他们正忙着打赌,而你知道我的,我从不在我朋友的私生活上下注。”公白飞说着,拿了两瓶伏特加。

“你让古费替你赌了对不对” 安灼拉说。

“你可找不到证据。”公白飞说着离开了厨房。

格朗泰尔笑了起来。安灼拉看着他,也忍不住的微笑。

“要继续吗?” 安灼拉问。

“随你怎么说阿波罗” 格朗泰尔回答。

“我确实喜欢你这么叫我。” 安灼拉说。

格朗泰尔笑了起来,安灼拉一吻封缄。

虽然它经过了艺术节的摧残,可它还是好看死了对不对!对不对!!!好看死了!大蝙蝠好看死了!!


一组人一起画的也很有纪念意义啊:D


想在买把伞画大超……正联一个来一把……【x


【绿红HalBarry】我翡翠色的爱人

赶!上!了!

给诺尔斯!生日快乐!!!!!!爱你♥♥♥♥♥♥♥♥

最近忙成狗……明天还考试呢心塞塞……

♥♥♥♥生快啦啦啦!陪你过的第二个生日啦!


闪点设定


*******


“你说他们会怎么铭记我们。”


哈尔在那个晚上抛出这个问题。当时我们正在窝在沙发上看球赛,我无聊的玩着他的手指,眼皮打着颤,被他的问题问的错不及防。


“也许……em……我不知道…?…”


我疲惫的打发着他。我以为这会像原先的他提过无数个问题那样,他问,我敷衍过去。等他这些冒出来的想法和热情散去,他也就不再追问。


而他似乎紧咬着它。他撑起头看向我。“别再说不知道了巴里,你几乎每个问题都是用不知道搪塞过去的。”


是,他说的没错。而我就是这样的人,而即使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他和我都不能对这样的性格改变什么。


********

我和哈尔相遇在中心城的街道上。


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好日子,我和一群把彩虹旗披在身上的人一起在街上游行。他们高呼着一些口号。“石墙!”他们喊,他们亲吻着彼此的脸。我穿着平常的衣服走在他们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哈尔站在那里,他是另一个身上没有彩虹的人。他穿着件旧皮夹克,在之后我认识他的所有日子里他都穿着。他自然的向我走过来。他对我说了些什么话。


“什么!抱歉!这儿太吵了!”我用平日里的音量说话,却发现声音马上被淹没在了人潮里,我只好多用些力气,提高了分贝讲话。


“我说!伙计!怎么不穿彩虹衣!”他也提高了声音问我。或许太响了点,一个中年人朝我们这里看过来。


“你不是也没穿?”我有点好笑的回问回去。


他也笑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低劣的搭讪技巧而羞愧。后面几个礼炮爆开,撒了些彩条在他身上,给他增加了点喜剧气氛。


可惜的是,等到我熟知他后我才了解到他是个从不害羞的混蛋。而在当时,我只能傻傻的盯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是世界。


很顺理成章的,游行结束了之后,我们搞了一个晚上。


一整个晚上。


从第一次开始,我们的性爱过程就一直很让我享受。只要他抬起头来,我总会止不住的盯着他的眼睛看。我喜欢看他慵懒的表情,或者是那些只专注于我一个人的时候。


我撇见他丢在地上的一堆衣服。它像一堆萎缩的植物那样蜷缩在一起,正中是一个漩涡。


【哈尔·乔丹   菲里斯航空公司】


他的手指粗糙,皮肤干燥。我猜他也许是个试飞员,他看上去是干这行的。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一天到晚穿着工作服?还印着自己的名字?


我从没想过我会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在家里过夜。虽然作为一夜情的对象,他也着实吸引我。然而做爱之后我们都已经累的动不了,我这么一提,他没回答,也没走。


他喜欢用手臂把我整个圈起来,这有时会让我感到不适。但或许提出来是不礼貌的,我当时想,就没有把话说出来。后来我就习惯了。


想问哈尔的问题有很多,譬如你不回去不要紧么,譬如你什么时候问我的名字,譬如你知不知道你有双好看的眼睛。而我并不会把每一个都问出来。我也不需要,哈尔会在我问之前回答我。


“既然我得在你家过夜了,我是哈尔,哈尔·乔丹。你叫什么。”


我听见他的眼睛在对我说:‘是的,我知道。我能知道你的一切想法,我会知道你的全部。’他在不停的眨着他们。


“巴里,巴里·艾伦。”我模仿他的调子说话,他没有欺骗我,那我也不需要。我也懒的这样做。


我在第二天早上看见了他的深棕色的眼睛,深棕色的头发,他微笑着朝我打招呼。或许是浅棕的,他在阳光底下发光。


噢天,我想,我的爱人啊!


********


“我确实不知道,也许,巴里·普通人·艾伦……?或许是别的什么,我从来没想过,。你怎么想起这个?”我提起点精神回答他,扫着落到眼前的头发。


他沉默了,而头一回我觉得他周围围绕着尴尬与不安。


“那你呢?你想别人怎么记住你?哈尔·飞行员·乔丹?哈尔·勇敢者·乔丹?或者哈尔·还有很多账单没还·乔丹?”我试图去打破他身边的沉默,找了些迎合他兴趣的词来逗他,和他开玩笑。我贫乏的脑子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了。


“你个混球。”他朝我翻白眼。


“天才,还是叫你哈罗德·天才·乔丹吧,多好听。”而确实有点作用,他看起来好一点了。他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我也真没怎么看过他好好失落上一会儿的时候。


********

我们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一段稳定关系。稳定,算是相对的,和一个试飞员一起生活能有什么安定可言。


我了解到他住在海滨城,大多数时候是他来中城找我。一个月见个一两次,两三次,见面除了看球喝酒就是做爱。我们更喜欢把聊天环节放在做完之后。这样也很好,我们在不同城市都有工作,也没必要整天粘在一起。


偶尔,我也去海滨城。只是哈尔的公寓实在破的不敢恭维,往往在他的床上做还会被什么东西硌到,几次之后我就放弃了,宁愿待在他家的沙发上。


他带我去他飞的机场看过,很大,但是我完全没有他那种每次看见飞机都会兴奋不已的激动感。


我和哈尔毕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他非要飞给我看,我也算给足面子去看了一次。


他动作花哨,或许是故意做给我看。他在要来个360°翻转之前被轰了下来。他的上司对着麦吼:“高速列车!你他妈再敢这么开我就把你开除!真的!”


“别这么生气卡罗,你怎么能不相信我?”他大笑着回答。他一个人飞在天上。一个典型的哈尔·乔丹,他完全的属于那里,属于他的飞机,属于天空。他在玻璃机舱里有他的骄傲。


他意犹未尽的降下飞机,从机舱里出来,摘下头盔,弄平了他的头发。一个不拘小节的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在意自己的形象?


他不停和我嘀咕说他有一天要开B-2,开F-22。他像是在炫耀,飞机旁的哈尔和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我乘列车回中城。哈尔把我送到了车站后就走了。我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突然觉得陌生。我又想起哈尔,我总觉得我的生活里少了点什么。我缺少一种……让我能像哈尔那样骄傲的东西。我原本应该是有的。


我打了电话给妈妈,我对她还是有一种依赖。不过我现在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和她说一切都好,好让我把这些不真实感打消。


“有什么事,妈妈都在。”她应该是发现了我的焦虑,用她的方式来宽慰我。


是的,妈妈总是真的。外面开始下雨,零星的打在窗架上。太慢了,我盯着窗台,滋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时天堂岛与海底的纷争还没有侵扰我们,战争还离我们很远。


*******

我无聊的换了两个台,新闻里正在报道这场全球战役。爆炸发生在全球各地,每个地方都有骚乱。我从来没感觉死亡离我们这么近过。


这样悠闲的日子到头了,我知道。


哈尔看着那些投下导弹的飞机,和那些在空中炸开的残骸。他的眼睛里是火光。他凑过来吻我。


*冰冷的脸,黑色的头发*


“你不平凡,巴里”他说,他甚至不愿意把嘴唇从我的上移开,气息摩擦着我的脸,“你有蓝眼睛,你不平凡。”


我从来没搞懂过哈尔的思维,但他认为我不平凡,那我一定就是特别的。他不停的吻我。


开战了,我知道。菲利斯航空的飞行员被召集为空军,我知道。他明天就要离开我了,我知道。


我只是尽量不去想这件事,想把离别留到明早,那时他就该走了,我也好假装我们还有下一个月要过。我尽力的吻着他。


我不想说话,也没什么要说的。能说什么?你要去送死了而我希望你活着回来?现实么?我不应该动摇他的选择。


“你想怎么说”他突然问


“什么?”


“如果别人问你,哈尔·乔丹是个怎样的人,你会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我想这么说。而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


“我会说你是我的爱人,我翡翠色的爱人。”


我希望能把他说的尽善尽美,而如果做不到,我宁愿用绿色来点缀他,用意志的颜色,用英勇无畏的颜色。他应该是这样,他身边应该有给予他力量的光。


他搂着我睡过去,黎明了,我得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他就走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我。我想冲出去找他,在看一眼他的眼睛,看一眼他的头发,他的背影,他从喉咙到胸口的伤口,衣服上三千朵褐色的玫瑰。


我披上外衣,赶去警署上班。


我跑着步,这太慢了。


我翡翠色的爱人啊,他已经离开我了。


我翡翠色的爱人啊,他已经在我身边,他准备好了。


END


【HalBarry绿红】GIVE ME A CALL

GIVE ME A CALL

如题,打电话。

没什么意义的文。傻白甜。十分短小。我就是想吃这两只的糖。

设定是这两只已经在一起了。大概。没什么提及,当成绿红或是红绿都行。【我自己习惯绿红就这么打了】

萌HalBarry的我们来做朋友好吗。

考完试,等着炸掉。

***********

“什么?”

“我说,我觉得你应该给自己放个假了。”

“emhm?抱歉我这里信号不好。”

“别装了Barry,我知道你听得见我在讲什么。是时候给你自己放个假了。以及,放下你手中的汉堡或是三明治或是别的什么。我都听见你嚼它们的声音了。我是认真的在提议,认真的。”

“猜错了,是卷饼。你幻听了Hal,我嚼东西哪有这么响。而且我觉得我不久前放过一次假了。”

“绝对有!好吧我也不是很在意。好了现在放下你的卷饼,好好听我说。你真的不觉得你工作的太专注了吗?我好久没在瞭望塔和中城之外的地方看到你了。人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嘛。如果你前面说的休假是指一年半前我们和杰和老头子一起出去的那次,我恐怕它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太久了。”

“我其实觉得还好啦,我也没有想你说的那样拼命工作吧。”

“你管每天早上上班晚上上另一个班轮轴转几乎不停的工作方式叫还好?你都快赶上大蝙蝠了Barry。”

“起码我也有好好休息啊。”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鉴于我知道你在打电话的同时除了一边吃着…em…”

“卷饼。Hal你记性越来越差,莫非是老了?”

“去你的!好吧,卷饼,除了一边吃着该死的卷饼还一边分析着你的案子写着报告,我有权反驳你关于‘好好休息’的观点。”

“马上就能写完了,要不了多久。”

“是啊,闪电侠,世界上最快的男人。每天晚上加班写报告的伟大的英雄。”

“你个领外星工资的绿色发光体没资格说我。”

“嘿!嘿!外星工资也是工资!它除了没法用之外就没什么不好的了!”

“emmh?真的?”

“嘿!……噢天……算了,别想扯开话题!我们谈论的是你的假期!你真的没法休息一两天吗?”

“最近事实在太多了Hal,我手头上还有好几个案子。最近无赖帮又开始闹事,连好几次正联的值班我都是让超人替的我。说到值班,Hal,你好久没去了。”

“我刚从OA飞回来啊……谁替的我?”

“戴安娜,有时是蝙蝠。”

“噢蝙蝠……啥?!蝙蝠!?噢艹Barry你说他会不会杀了我,噢他妈的天哪!”

“也许他看你又穷又可怜连水电煤都没钱缴的份上会放过你的。”

“我恨你Barry。”

“enmh,不用谢。外星工资嘛。”

“Fuck…………我迟早要让那群小蓝人给我发能在地球通用的货币……”

“期待。”

“……所以Barry,既然我也好不容易才从OA被放回来了,真的不出去放松一下?”

“果然,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想出去玩。”

“半年了才回来一次我容易吗。我需要一次放松来让我彻底忘记塞尼斯托那张臭脸。”

“就算我答应……你有想好去哪儿吗。我再也不想再来一次那种随便到哪个星球的星际旅行了。”

“大峡谷,怎么样?”

“一点也没有想象力。”

“那你说去哪儿?”

“好吧好吧,就大峡谷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

“先说好,没有外星生物,没有走了一半无聊的跑掉,要带好零食,很多的吃的,买好帐篷。我可不想让每个经过的人都看到我是怎么在一个绿色半透明帐篷里睡觉的。”

“OKKK!绝对没有随便来的不管什么灯,有很多吃的,还有一个完美的帐篷!”

“好吧,那好吧,那就去吧……”

“你请的出假?”

“尽量咯,应该吧……”

“瞭望塔呢?”

“拜托给好心的超人和公主吧……”

“中城?”

“我和Wally说一声。”

“噢噢噢!Barry我爱你!”

“我知道,我知道。说话小声点,别人以为你半夜发疯呢。”

“太开心了嘛!”

“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

“帐篷我要闪电侠式的。”

“你个虚荣的混蛋。”

“谢谢夸奖。”

“好吧,闪电侠帐篷,记下来。那么相对的,毯子要绿灯的。”

“无所谓,只要你买的起。”

“Fuck U Barry!”

“好吧好吧,绿灯侠的毯子,我会去买。”

“我还是爱你的Barry。”

“我知道我知道。”

“两点了,快点睡。”

“还有个结尾,很快。”

“我就说你很拖。”

“jerk,你不睡么。”

“没事,我明天可以睡到下午四点。”

“……好吧,别忘了买帐篷。”

“还有毯子。”

“好了,收工。你也去睡吧Hal,做个好梦。晚安Hal。”

“晚安Barry。我爱你Barry。”

“我知道,我也是。”

END

【稍作修改】如何躲避雷点、欧欧吸

Anttna:

此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还有许多吐槽和黑泥,且主要针对欧美slash同人。若有补充及疑惑请尽管留下评论。




1.正剧向中都请不要使用当下流行的网络词汇,例如:shenmegui,duang,千万匹草泥马奔过,etc。


·你的CP里肯定不会有人知道“duang”的意思,也会不知道“shenmegui”是shenmegui。


·使用了这些网络词汇的同人文就会变成一篇13岁初中女生的二次元日志。别,求你别觉得这很有趣。


-善用俚语能够提升文章的趣味性,更生动活泼。


-恶搞向中善用起到积极作用。√




2.再好的文笔再贴切原著的描述,配上【离奇的】AU或crossover都会显得万分惊悚。例如欧美同人配上乡村AU,日本动漫crossover欧美影视。


·感受一下一个金发碧眼的欧美汉子操着一口东北话喂猪的场景。


·怎么解决语言问题。


-选择自己能够驾驭的AU进行创作。脑洞需和文笔成正比,不然不仅不会成为好的作品,还会互相拖累,成为累赘。




3.慎用拟声词,尤其在肉里。


·“呀”:肉文里少用,不然会显得娘炮且娇嗔。


·“呜”:描写哭泣就直接写他怎么哭,哽咽用一个“呜”也足够;“呜呜呜”是火车鸣笛。


·“嘤”:不要用!


·“嗷”:用好了是轻松,用不好是卖萌


·肉文中使用【适当的】拟声词可以起到【提升情色度】的作用,但【用多了】会对画面感打折扣,并且会变得搞笑。




4.ABO不适用于【每一个】作品的同人。


·发情的Alpha是找个洞就能日的种马,你喜欢的角色不是;发情的Omega是来根杰包就能高潮的荡(嘤)妇,你喜欢的角色不是。


·有很多种让他们滚上床的途径,ABO并非【最好的】那一个。基于原作背景的同人文才最不容易OOC,事实上ABO是最容易OOC的那个。


·让每一个Omega长点智商,20/30/40年了,是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出现忘记自己发情期的情况。


·不会写PWP就多练习,ABO【不是捷径】。




5.让角色的智商上线。


·写完之后仔细思考一下,一个成年人会不会这么做。如果不会,请删掉。


·可爱≠弱智


-智商退化AU另当别论。




6.NO夸张


·再有魅力也做不到抛一个媚眼就有一大群人对你回送秋波。




7.千万别在文章里吐槽。例如,作者的OS、【。、(译者吐槽)、(某X:)、作者和角色互动,etc


·想象一下说着话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某Ant吐槽:汗)


·只有红袖添香等文站还在使用这种格式。


-吐槽或注明可以放到notes里。


-此条不适用于Deadpool。




8.同人作品(特指已有角色形象的作品)中不需要【过多的】外貌描写,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同理,【大段的】服装描写也没有必要。具体例子可以AT郭X明




9.写啪啪啪时,请先默念20遍“他们是男人他们是男人他们是男人”。


·羞涩√性欲强√下流√。但要记住他们是个男人而不是什么小媚娃小处女




10.并不是每一部作品都偏要拉出一对基佬才行。


·适度拉郎益身,过度拉郎催吐


·伏地魔X王宝强。←这只是个例子!!!!!!!!




待续。




其实,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不要随心所欲地创作。就算是原创也要拘束自己的脑洞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更何况是同人呢?有的人乐意接受这样的“恶搞”作品,有的人不。所有写同人的作者都应该遵循“不,不OOC,我们不OOC”的原则,这是一种对原作和读者的尊重


-------


谢谢大家给我提出的建议!稍作修改!


给一些容易引起误会的词语加了着重号。请务必,务必在思考前多看几眼这些词语。




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回复任何有关“别人写是别人的事情”“爱看看不看滚”“PO主好大脸”“同人本身就是OOC”。我的初衷是给予帮助和建议,语气强硬了些我先得道个歉。


原因:


1.OOC不是你可以天马行空地写的借口。尊重原作和角色的智商是第一位。


2.我管不着也懒得管你怎么写,这些只是例子和建议。能启发一些人我很开心,而那也是我发这篇文章的目的。


3.欢迎一切讨论,无视一切人身攻击。不针对我的观点的冷嘲热讽不值得我再思考。





【盾冬】 русский, русский. 俄语,俄语

情人节快乐!!

感谢 @kis恋oO兔兔 妹子点的梗【我也不会艾特不好意思QAQ,虽然吃醋情节几乎没有QAQ】

也送给我cp!诺尔斯么么哒!爱你么么哒!【你点的梗我还没写完……我马上补……】

情人节当然是甜甜甜!

本文所有俄语感谢百度翻译……希望大家别介意QAQ
感谢蛋蛋和股沟!给我提供建议和帮助真是太感谢啦!【我实在太蠢我居然忘记把这句话打上去……】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N级的啦,不过那么点点撑死PG吧w

希望阅读愉快!!!

*****
Summary:

Steve不会说俄语。

这本没什么,人们不会因为他不会一门语言而降低半分对他的喜爱。Steve从没因为不会俄语而感到有任何不便,至少在原来,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直到Bucky回来。

******

一切都很好。他的老伙计回来了,他鲜明的个性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他找回了部分记忆,好的坏的,Steve觉得只要是Bucky他都能接受。他们再次生活在了一起。七十年了,Steve感叹。一开始他们彼此都还有些不适应,但那只是一点点——“并不是!”Tony在一旁大声抗议,“你的朋友起码毁了我三个实验室!”——他们顺利度过了磨合期,现在正处在腻腻歪歪整天不分开的阶段——起码Steve是这样认为的。

Steve觉得一切都很好。堪称完美。

而最近,他才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问题。

那是个寻常的午后——不能再普通了——Thor返回了阿斯嘉德,Tony依旧待在实验室里不见人影,Bruce和Clint坐在沙发上,前者慢悠悠的喝着热茶而后者正努力擦拭着他那些已经闪闪发亮的箭。Natasha喝着啤酒,靠在一旁的吧台上和另一边的Sam一搭一搭的聊着天。而他自己依靠在另一侧的沙发上,Bucky坐在他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嘴里咬着爆米花。超大英寸的电视机正放着电影,老片,Tony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讲几个美国人环游世界。所有人都在看但又没有人真的在看。没有人群需要他们拯救,没有哪个疯狂的科学家或者外星人要来征服地球。那几个演员互相攀谈着,Steve分辨不出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口音,但那也没什么。电视沙沙的响着,这是一个温暖安宁的下午,每个人都很享受。

电影正进行到高潮,几个人围在一起吵着架,其中一人不满的挥了挥拳头,冒出一句含糊不清的台词。Steve没听懂他到底喊了什么,而几乎是同一时间,Bucky和Natasha一起爆笑了起来。Clint努力想忍着,最后放弃般的捂住了嘴加入到了Nat和Bucky的队伍。博士红了脸,但也同样被逗乐了。Steve打量着周围,就只剩下他和Sam一脸的不知所措。

“Пошё л на хуй.”【去你妈逼的鸡巴蛋!】

“Он даже сказал Пошё л на хуй. он кивнул."【他居然骂的那么狠,那傻逼居然还点头。】

"Это мир никто не понимаю русский?"【这世道,是没人听得懂俄语了么】

"Глупо янки."【愚蠢的美国人。】

"Эй, Нат, по крайней мере, я также понимаю.”【嘿Nat,起码我还会。】

"Я готов поспорить, что ты, чтобы ругать Стив он также не понимает, по оценкам, будет бить тебя смеяться."【我敢打赌你去骂Steve他也听不懂的,估计还会冲着你笑。】

"О, ты демон, кто хочет, чтобы навредить, Стив, я ставлю 20 долларов он не будет."【噢,你个恶魔,谁会想去伤害Steve,我赌20美元他不会。】

"Так...- это не слишком хорошо."【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Хорошо, доктор, счастлив, у нас есть действительно не делать, верно Барнс.Ты хочешь услышать, что я раньше встречал в двух американских солдат, история, они почти так же, как и в фильме, глупо."【好了博士,开心点,我们又不会真的去做,对吧Barnes。你要不要听听我在从前遇到过的两个美国士兵的故事,他们几乎和电影里一样傻。】

Bucky和Nat几乎是立刻热烈的聊了起来,Clint不时的插几句嘴,Bruce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们。他们一直聊了很久,大家都很开心,到了晚餐时间那种活跃的气氛还一直围绕在他们周围。以至于Bucky回自己房的时候嘴角都是弯着的。

Steve觉得他们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而且一定是非常有意思。

可是他一句嘴都插不上。他甚至一句都听不懂。

他勉强从几个单词里判断出他们说的是俄语。噢,他们在说俄语。

操蛋的俄语。

******

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不想去询问Tony了,他几乎可以猜到那个小矮子回答他时的样子和神情——“噢,Steve”,他一定会用上最夸张的手势,看他就像在看某个世界上最可悲的人,“你怎么会认为我不会俄语呢?”

是的,就是这样了。

他怀疑他是整个复仇者大厦里唯二不会说俄语的人了。

“太不可思议了Stevie,你居然不会俄语。”

“你竟然不会说俄语,太让我惊讶了Cap。”

“噢天哪Cap,你居然听不懂俄语。”

“Cap,需要我帮你补习一下俄语课吗。”

事实证明,Steve的确是一个拥有丰富想象力的人。他失眠了一个晚上,在脑海里想出了他的好伙伴们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可能对他说的话和语气。这太可怕了。

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和接受这些“善意”的提问和帮助。

他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总有计划。

他打了血清,有四倍的学习能力。他相信靠自己就能速成俄语。

他紧接着熬了两天的夜,有花了一整个星期的时间去苦练俄语。他请了Jarvis帮忙从网上下载了速成俄语的教程,并请这位电子管家向所有人保密。

"As your wish, sir. 不过我想对于Mr. Barnes就不用了,他已经知道了。"电子管家"善意"的提醒到——他其实挺乐意见到队长吃惊懊恼的表情的,那可是美国队长。

Steve很久没有那么正正经经的坐在写字台前认真学习过了,这让他回想起他的学生时代——他没法不又想起过去。他自己家里是买不起写字台的,他只能坐在床边甚至是地上看书。Bucky家有,但他更喜欢陪Steve一起。Bucky刚看了一会儿就会觉得无聊,便开始拨弄Steve的头发,他喜欢将那些柔软的毛发拨到Steve眼前,不停晃动他们,以他们当时的身高差让这事儿变得特别容易顺手。而Steve会用身旁的枕头砸向他以示反击和抗议,Bucky又砸回去。他们就这样闹上一阵子,然后Steve继续读他的书,Bucky继续玩他的头发。

Steve怀念那些时光,他可以细数那些珍贵而美好的记忆。现在也很好,他转了转头,发现Bucky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坐在沙发上,快睡着了,他也没怎么吃惊,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好。

他的视线回到了他面前的书上。

那些歪歪扭扭的线条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

他收回他的话。

他错了,他彻彻底底的错了。那些符号就是有那么讨厌。

Bucky和大家相处的越来越好——这很好,Steve很开心——而不知是上次的俄语交流留下了太好的印象还是怎么,总之大家聊天是聊着聊着就会用上俄语。

Steve很高兴Bucky能和大家相处融洽,但他并不想看着他的挚友和爱人与别人聊上一整天,可他他妈的什么也听不懂。

他看着Bucky和Nat聊的正欢——他们是说的最好的两个——而他甚至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Steve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醋味,他甚至觉得是俄语抢了他男朋友。

他很不甘心,他是个固执的人——Bucky总是那么说,不行他不能再想Bucky了——他带着满腔不知从哪儿来的妒火和坚定的决心,愤怒的坐回了摆在他写字台前的椅子。

他把每个字都咬的那么狠,好像这样就能咬到什么真实的东西一样。他在内心已经把还不知道有没有的俄语之神掐死上万遍了。

他是个固执的人,所以他不会承认要是按他原来的进度他几天前就应该学会,起码是能听懂一部分了。

他不会承认他总是盯着睡着的Bucky盯了太久,而忘记了时间。

看,Bucky总能影响他,70年之前还是之后都一样。

固执的小混蛋。

*****

“我还在想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开口向我请教。”

Steve刻苦的学习有了成效,也归功于血清的帮助,他现在能听懂大部分Bucky和Nat的对话了,某些幸运的时候还能插一两句嘴。“我还以为你不会说”Nat在那次他发言后惊讶的看着他。Steve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他没法和Nat解释他是因为吃了一门语言的醋才去发奋学习,那太蠢了——尽管后来Nat知道了还夸了他浪漫——Bucky在一旁看着Steve尴尬的脸,偷偷的笑,最后帮着Steve打哈哈扯过去了。

他就快成功了,只差一点点。

他怀疑他打了血清之后什么都被加强了4倍,连他舌头打结的频率也是4倍的。

弹舌对他来说太难了。他练了一个晚上,舌头都抽筋了,可是还是只能发出一堆难听的,像是破旧的录音机卡壳的,哒哒哒的声音。

他在纠结了一整天后放弃了,不情不愿的去请教Bucky。

“不会弹舌并不奇怪,”Bucky舒服的窝在沙发里——那是他们一起在宜家买的,Bucky在看到的第一眼就特别中意它——他懒洋洋的开口,“你想列宁就不会。”

“你不会发并不是因为你真的不会,大部分人发不出来都是因为没找到正确的方法和太过于紧张。”Bucky继续说着,“你得放松下来,把舌头靠住上颚,让气息轻轻使颤动,很简单,像这样。”

他发了一个美妙的颤音,看起来很轻松。而Steve照做了——尽可能的使自己放松,轻颤舌头——可是发出来的还是只有一连串的哒哒哒。

在听完Steve试了几次后,Bucky叹了口气,“你还是太紧张了,放松点,Stevie.”Bucky慢悠悠的站起身,走到他身后,“或许你该再认真听一次。”

他拉起Steve的手,贴在自己的嘴唇上,“感受一下,呃?”

他又发出了一阵美好的音节,气息打在Steve的手指上。他的脸离Steve的很近,太近了,Steve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但要是单纯的只为了教他俄语,这有些太过了。

“你试一下?”

Steve更紧张了,他觉得他的舌头又要打结了。他这次连一个完整的哒哒哒都发不出来,就讪讪住了嘴。

“看来你还需要更进一步辅导,”现在Steve百分百确认Bucky是故意的了,没有一个老师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学生说话,“那好吧,只能这样了。”

他微微张开了嘴,引领这Steve的手指贴在自己的口腔内壁上,紧接着是又一个颤音。Steve没法控制自己的手指,它慢慢的贴上Bucky那灵活的舌头,阻止他发出更多的音节来。他缓缓摩擦着Bucky的嘴唇,然后抽出了他的手指。

这太过了,太超过了。

“现在试试?”

他没法发出任何声音,他害怕一开口他的呻吟声就回从他不听话的唇齿边溜出来。

Steve盯着Bucky的脸,他觉得现在自己喉咙里像塞了颗炸弹,脸烫的都要烧起火来了。

他慢慢的凑上前,直直的看着Bucky,鼻子贴着鼻子,嘴唇靠上了嘴唇。他把舌头和Bucky的搅在一起,他们分享着唾液,他能舔到Bucky的犬齿,他舔咬着Bucky的嘴唇,他的舌头。他想着,就是这些灵活的小东西,它们是多么美好。Bucky伸手拽了拽Steve的衣服,力气有点大,白色的T恤从背后裂开了一大条。Steve呻吟一声,抱着他一起倒在了床上。

*****

“所以呢,现在Cap你能把俄语说的那么好都是因为你没来由的醋味以及和你的小情人来了一发?”Tony知道了这个故事后快笑疯过去了——可恶的Natasha,他不该相信女人的——他躺在沙发上,已经为了这事儿笑了一整天,“嘿,嘿,不是情人,好了吗,是和你的男朋友,法定丈夫来了一炮,这样好了吗?Steve你能不能别让你那位老这样瞪着我,我没穿盔甲我不放心。到底为什么他和别人都相处的那么好了还总是瞪我……”

“所以Cap,你现在能听懂我们讲什么啦。”Clint忽略了一旁仍旧在絮絮叨叨的Tony,直接问Steve。

“是的,大部分时候是的。有些太生僻的我还是有些不能理解。”Steve微笑着回答,他不知道为什么Clint的笑容越来越张扬,“而且我也能说大部分的了。”

“那太好了Cap!”Clint又笑了,他的笑容让Steve有些毛骨悚然。他旁边的Bucky和Nat正狠狠的瞪着Clint,Bucky的样子就想要把Clint的舌头或是眼珠子或者是身体的随便那一部分挖出来割掉一样。Bucky今天怎么总瞪人呢?

晚上回了寝室,他乘Bucky去洗澡的空档询问了Jarvis。低沉的伦敦音回答了他,“我恐怕这和一段对话有关。”

Steve眼前浮现出一个小小的蓝屏,光线打在他的睫毛上。

那是Bucky和Nat,一旁坐着Clint。Nat正打磨这她的手指甲,而Bucky正不安的敲打着桌面。

“Ты думаешь, что, черт возьми, только когда Стив и я предложил бы волосы.”【你觉得Steve到底他妈的时候才会和我提出要来一发。】Bucky一开口就把Steve吓了半死。

“Подожди, он является небольшой красавица, 90 - летний старик, ты должен простить его.”【再等等,小美人,他是90岁的老人家了,你总得原谅他。】

“Ты всегда меня как, блядь, я лежал в кровати все, и он был быстро полгода, в течение которых он помимо не Целуй рот внешней ничего не делать.чтобы не смотреть его каждый день утром все быстро дух, я думал, что он нет.однажды, я, блядь, когда в ванной намеренно не брал трусы, непосредственно вышел.Он наклонился, чтобы помочь мне трусы наизнанку, также Чонг потрогать мою голову, я сказал, "в следующий раз не забудь", или с такой тон рот Капитан Америка.”【你总让我等,我他妈都和他躺一床被快半年了,期间他除了不时亲个嘴外什么都没干。要不是看他每天早上都精神着,我都快以为他不行了。有一天,我他妈在洗澡的时候故意没拿内裤,直接走了出去。他居然弯腰帮我把内裤翻出来,还摸摸我的头,冲我说,'下次别忘记了',还是用那种最美国队长的语气。】

一旁的Clint差点笑出来,被Nat一眼噎了回去。

“не сердись, он всегда в реанимации вы должны использовать более простой метод пригласить его.”【别心急,他总会开窍的。说不定你得用更直白的方法邀请他。】

“Черт, я почти не кончается терпение.”【他妈的,我几乎快没耐心了。】

就在这时候,画面中出现了他自己。Clint一见他立马狠狠咬住自己的手背,他估计是怕把自己的肺笑出来。

而他呢,他简直不想回忆他当时是不是还不明所以的向Clint友好的点了点头。这看上去就行向他承认自己性无能一样。他妈的,他一直认为Bucky不想要,还没准备好,他忍了那么久,天知道他当时看见Bucky啥都没穿走出来的时候硬的都快爆炸了。老天爷,他不应该去冲那个凉水澡的。

“所以呢,你到底是不是?”Bucky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背后。Steve想关掉屏幕但已经来不及了。他转头看着Bucky,而后立马后悔了。他胯部围着浴巾,蒸汽从胸肌上淌下来,沿着那些伤疤滑落,消失在遮挡之中。金属臂闪闪发亮,手上捎了另一条毛巾,他正用着它们揉搓自己的头发。

“сначала пошла в душ, а потом доказать мне, что я ошибаюсь”【先去洗澡,然后向我证明我是错的。】

Bucky弯下腰去拿他的内裤。天啊。

“我并不介意你不会俄语,但你学会了倒也挺好的”他回过头来冲着Steve说,压低了他的声音,“起码你能听懂我过会儿喊的每一个字了。”

Steve几乎是逃进浴室的。

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俄语了。

或许他十分钟后又会听到。

FIN.

感谢阅读。

希望单身的快点找到伴!找到伴的和盾冬一样甜!


稍微打个广告,因为实在资金紧缺,年后回转手一些盾冬本QAQ希望有想要的妹子留给言,我call你。抱歉QAQ,感谢。

【盾冬】KISS YOUR LOVER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

Steve有个计划。

他已经为这个浩大工程准备了近两个月了,今天终于是实施的日子。

2014年的最后时刻了,这一年对他来说是个顶重要的一年,他找到了分离了70多年朋友,最密切的伙伴,亲人,恋人,James Buchanan Barnes 先生。而今天,他要在这么多些称谓之中努力再添加一个。

这位曾经的巴恩斯中士,一段时间的Winter Soilder,现在的Bucky,已经在他家住了大半年了。

他怀疑过了70年,他的身体是跟不上了,Bucky不在的时候还好,他一回来,身边的缺漏被填满了,70年的疲惫才一下子涌上来。他决定放个长假这期间他推掉了几乎所有任务,一心一意的陪着他的伙计康复。每天的日常生活,却过的比每天拯救世界要充实的多。

Bucky确实好起来了。过去的记忆,好的坏的,有时隔着,有时一股脑的往他脑子里钻。这不好过,Steve知道,但他庆幸这时候他能陪在Bucky身边。不管好的坏的,只要是Bucky,Steve就都喜欢,只要是Bucky。

下午一过,Steve就准备起晚饭来。算不上大餐,但对他们两个足够。在6点半他们出门的时候,Bucky甚至还拿了一些他们吃不下的烤火鸡喂给了楼下喵喵叫的猫咪。

“新年快乐”Bucky小声的对着猫咪们说。

他们原本打算是6点出门的,可是他们多花了半小时挑选出门的着装。他们的衣柜比Steve原先想象的还要贫乏。他甚至打了个电话问Natasha——他想过问Tony,犹豫了一下还是抱歉的选择了麻烦女士——在一番善意的嘲讽之后,总算是在衣柜里找到了还不算太老土的搭配。

他把衣服递给Bucky。他没想好用什么理由叫他一起出门,幸好Bucky也没问,接过了衣服,弯了弯嘴角——一个小小的微笑,Steve觉得自己真幸福——用比Steve快的多的时间,做好了准备。

在告别了猫咪们之后,他们一同跨上了哈雷。(Bucky也有一辆和Steve同款的哈雷了)Steve也没说去哪儿,Bucky还是保持着沉默,Steve在前面带着路,想Bucky大概已经约摸猜到他要给他一个惊喜了。

风刮着他们的围巾,两旁的街无处不被霓虹灯和广告牌填满。Steve在一片斑斓之间想起了旧时光。他想起自己,曾经那个瘦弱固执的男孩,想起30年代的夜晚,那时的灯火,想起沙发垫,尖皮鞋,苹果派的香味,想起老爷车,英国法国,黑压压的天。他从后视镜里看到跟在他身后不远的Bucky,想起他之后要做的事,真的,他Steve是个可幸运的人。

他们没开多远,看见前方堵塞不通的路,只能用步行的。他们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停车场里,也大抵清楚了之后的路。他们隐约能听见百老汇的热闹非凡,他们离哪儿也不远了,他们待在离时代广场还有几条街的小马路上。Bucky没怎么惊讶的走在了Steve身边。他估计一开始就知道Steve要干什么了,总是没有什么事能瞒过他。

他们慢悠悠的走,偶尔在商铺前停留一会儿。他们挤进人群,呼出的气体在眼前迷上淡淡一层白雾。周围嘈杂喧嚣,却没有人厌烦。人越聚越多,涌入了大广场。耳旁是用巨大喇叭播的欢乐颂,歌星在唱着歌,夹杂了不同口音甚至不同语音的说话声。他得和Bucky挤的很紧才能保证不被冲散,最后他们握住了彼此的手,好在人流中找到一丝平衡。每个人都那么快乐,他们眼里是新年的欢庆喜悦,在巨大的水晶球前,美国队长的存在好像都变得渺小了。

Steve一点都不介意被人们忽视一会儿,他们随着人潮一点点向前移动,他紧紧攥着Bucky的手。Bucky戴了手套,好遮住他银色的左肢。那上面现在还有颗星星,不过在一个午后被他们改成了一个和美国队长的星星一模一样的款式。现在Steve生命中的那颗星星就站在他的左侧,他把他的手,人类的那只,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他们温暖着彼此,他们的面容被同一片灯光照亮,眼里是一样的景色。Steve的口袋里是他最珍贵的东西,而另一个口袋里是一个秘密。美好的秘密。

眼花缭乱的彩灯和广告,热闹的气氛,使时间过得很快。水晶球准备好了,玻璃反射着五彩的光。Steve准备好了,他准备了够久,70多年,他摩蹭着手里的物件。人群反而稍稍静了,爆发之前的酝酿。

它亮起了光,每一双眼睛都盯着它。某个明星按下了开关。

3——

Steve转头看着Bucky,原来蓝灰色的眼睛被打上了一层多彩的浮斑。他透过他可以看到过去,那个博览会,那辆飞起来的车,穿军装的Bucky,那个行军礼。

2——

Bucky转过头对着他,露出一个不大的微笑。坏东西到底留下了印记,Bucky可能再也不会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自由潇洒的布鲁克林帅小伙了。但Steve能从那微笑里看见未来,Bucky从不被困难打垮,他的中士一直是个勇敢的英雄,他会陪伴他,直到世界尽头。

1——

他们看着对方,现在。Bucky张了嘴,他却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周围太吵了,他的心跳声太响了。他期待着那个点,他将他攥的那么紧。

0——

HAPPY NEW YEAR!!!!

哪儿都是这句话,不管看向哪儿它总会跳入你的眼帘。

烟花绽放在夜空中,亲人们拥抱在一起,爱人们诉说着爱语,他们倒映在彼此眼中,这是他们最好的样子,经历了无数,他们依旧是最好的样子。

他们吻在一起。

Steve拿出一只小小的银环,轻轻套上了Bucky的手指。他的手指上也套上了一个,背面刻着他们的名字。

Steven Grant Rogers

James Buchanan Barnes

Bucky一点也没惊讶,Steve也没有,什么都瞒不过Bucky,他的一切对Bucky都毫无保留。

他们想说什么,而周围太吵了,他们的心跳太大声了,于是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只是很认真的吻在一起。

新年快乐。

亲爱的,新年快乐。

吻你亲爱的人吧。

****
woc好赶好赶刚刚撸出来的……新年快乐!

【盾冬短文】It's like...

这篇是11月给大安太太的生贺w现在存个档好啦w

依旧是看不懂系列……


*******

*画家AU

*臆想

*回忆

*PG-13


****我从没见过天使,所以我不会画它——库尔贝****


这就像我的另一个世界。


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只剩下一团团意味不明的色块。我从中把他们挑选出来,在想象中将他们捏合,抽离成别的模样,随后将他们落于画笔,在白纸上呈现。


这很简单,就像拼图一样。


我只稍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在脑子里有个大概的模样,直觉会替我做完之后的一切。


【Bucky会叫我的名字。


“Steve——”他在楼下喊,声音被木质的楼层切成断断续续的样子。“你可以选择在楼阁上烂成一块儿,或者现在就下来然后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

他用力的向我吼着。


我都能想象他脸上的样子。】


我曾试图用颜色去描绘Bucky。


我在画板上铺满颜色,在里面寻找我的Buck。

但我从来没成功过。


我的鼻腔里都填满了颜料的刺鼻的油彩味儿,但是在其中我从未找到过Bucky。


或许是我们在一起太久,描绘他远比另一个别的什么人困难的多。


我只能对着打好的素描稿件,一遍一遍的看。一遍一遍的尝试。


【要是Bucky在楼下等的不耐烦,就会“腾腾腾”的跑上了楼,他的声音和木质阶梯变形的噪声一同传了上来。


“Steve,我说过无数次了,你不能就任由自己在这里腐烂。”

他抓住我的肩,“伙计,总得出去呼吸下空气,否则你的肺又得在你的虐待下抗议了。”

然后他会对着我笑。“所以,一起出去,然后我赏你个苹果派怎么样?”】


Bucky的眼睛是最难的部分。


灰蓝色砸在一起,近乎耀眼的反光,眼里的情感,他的完美的灵魂。


我能做的,只有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回想,他的眼睛。

我从来不敢下手,去填上颜色。


他的神情,动作,就像潭水一般,总是躺在我脑海的某个地方。只要我想,去往里看一看,瞧上一眼,好像他就出现在我眼前。


【他勾着我的肩膀,把我从屋子里带出来,走出房门时捎上一条围巾。然后把它丢在我身上。

“所以,可爱的布鲁克林大男孩儿,你该怎么回报把你从无趣的世界里拯救出来的Buck大人我?”

他朝我大笑着边说些没营养的笑话,他也不指望我回答他,就一个人在旁边笑,一直笑,一直笑。】


我把手贴上画纸,指尖磨蹭着他的脸庞,不免的沾染上炭灰。


现在还是黑白的,线条在摩擦下变得模糊。地上铺满一张张画纸,没有颜色的,一张张都是Bucky。


我的朋友。


【当他终于笑够了的时候,他才转过身来看我。“嘿,伙计,”他加快他的步伐,“别总像个老年人一样的待着画画,出来走走不好么。然后等你身体再好一点了,我们就去科尼岛玩。我想去那儿很久了,我知道你肯定也一样。谁不想去呢?”


他总是会抱怨这抱怨那儿,但他从未离开过我。他甚至有点话唠的潜质,和我说话总是说不停。


往往我站在那儿画画,他就霸占了我的床,在上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天,实在没事了就干脆躺着嚼草根。往往等我画完他就睡过去了,一点也不介意我把他当模特也一点也没有模特的自觉。

而我只能稍稍把他推过去一点,挤在他旁边的一点缝隙躺上去,最后和他睡成一副傻样子,彼此搂着对方的肩膀,脑袋磕着脑袋,分享一张毯子。


他是我唯一拥有的朋友。】


但是有一天,偶然的一天,我发现,我找不到他了。


我从床上起来,没顾着穿上大衣就跑到了街上。

“Bucky!Bucky!?Buck!”


他不见了。


我问过街边杂货店的老妇人,问过隔了一条街的买面包的中年女人,问过Bucky可能去的酒吧的老板,我甚至带着歉意把那个每天都会在街角打盹的清洁工从睡梦里拖出来了,一只黑猫在他旁边百无聊赖的翻了个身,乌鸦停在电线杆上,冲着我扯起了它的嗓子。他烦躁的甩了甩头发,用手抹了一把眼睛,“没见过他。” 一样的回答,和之前每个人都一样。


【我担心过有那么一天,Bucky离开我了。我和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他看了我好久,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我和往常一样,耐心的等他笑完。


“所以你这几天愁眉苦脸的就是在担心这种东西?”他还是没法让他的嘴角平静下来,说完又开始不停的笑。

“没办法Buck,你那么好,我总忍不住去想。还有Buck,停下,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

“好好Steve,你看我这不是停下了,我和你说过几次了,别担心这种事情。我会一直陪你到世界尽头,还记得么?还有,真的会有人把这种事情告诉自己担心对象的吗?”

“我没忘记过,我也会一样。我总忍不住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你说,你知道,我憋不了的,而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对对,我知道,所以别担心,呃?”


所以,他就是这样,所以我从不真正相信他会离开我。】


所以我现在,看着我的画,看着湖底的他,更加确信他从没有离开过我。


就像他说的一样,他总在我身边,他会陪我到世界尽头。


******

“Rogers夫人真是太不幸了。”

“是啊,唯一的孩子。”

“对了,Bucky?是叫Bucky么?你知道那是谁么?”

“没见到过啊,这一带的孩子都喜欢来我这儿喝酒,估计是别的地方的人吧。”


*******



****不必过分烦恼各种事情,因为它会必然或偶然地来到你身边,我想死亡其实也是一样的。——毕加索****


End



***

解释一下,这里面吧唧是大盾臆想出来哒。他一直承担着大盾朋友的角色。大盾妈妈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以为是真的朋友。后来大盾陷在他的臆想中出不来了,那里都喊吧唧吧唧的,但大盾妈妈从来没有见过吧唧。她觉得很害怕,就带大盾去看了医生,吃了药【这时大盾完全活在臆想里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然后药起了效果,他发现吧唧不见了。他去找吧唧。


结尾其实大盾死了……投湖……他认为吧唧会在湖底等他,会接住他,所以他一点也不害怕,他从来不害怕。


我知道没人看懂啦QAQ我语死早没办法QAQ

要是有人喜欢我这个脑洞的话也跟我讨论一下吧好不好QAQ【你滚


【盾冬】Become Miracle 成为奇迹 现代AU【这不是正文不是正文】

woc我本来是想昨天发的无奈发烧了……

写的又是一些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

这篇先是.0,应该会有正文的……


****


James Buchanan Barnes先生是一个行者。


他有时会疑惑他为什么一直在奔波,可是他也找不到一个让自己停下的理由。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呼唤他,告诉他他不属于这里,告诉他要往哪儿走。


他跟着它走过了大半个国家,去过五大湖,看过大峡谷。他忘了从哪儿出发的,也不在乎终点落在哪儿。但他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可惜他不清楚他要找什么。


他大多是奔波几个月,等到口袋里一个叮当作响的美分都没了,就随便找一个地方停留,打个零工,过一两个月,又重新踏上一段新的旅程。他还是个自由撰稿人,带着一台笔电,去个咖啡馆蹭着网络,给愿意看他文章的编辑发一两篇稿去。偶尔加一张照片——那可真是特别偶尔——他更喜欢用文字去描述。编辑赏识他,给他发来点稿费,那就足够Barnes先生找个酒吧好好的疯上一夜。


他不太爱在自己身上花太多钱,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看上去永远时髦。他永远知道怎样把自己的皮鞋磨的油亮,怎样去博得女孩的欢心。说真的,他看上去就像个贵公子,从不吝啬在那些女孩子身上花钱。他通过一些简单的戏法,有时甚至都有些老土,但只要有那张漂亮脸蛋,再加上一点点不断奔走带来的风尘味道,轻易的就能逗女孩儿们开心。他当然喜欢女孩儿——谁会不喜欢那些可爱的女孩儿呢——但他总留不长久。往往前一天晚上还在这儿说说笑笑的,第二天傍晚就跑到千里之外去了。他觉得她们可爱,但就只是可爱了,他每个都喜欢,但又找不到那个最喜欢的。他就只能一直走一直走,一直等待那个声音对他说,就是这儿啦,可得停下啦,你找到啦。他期待着那样一天,可有时又害怕那一天的到来。他热爱旅行,他忠于自由,他太习惯于每天看不同的风景了,他不知道驻足后日子会变得怎么样。


他想,他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喜欢用文字记录不同的风景。他还不想停下,他还不能停下。

*****

Steve Grant Rogers 先生是个画家。


他在布鲁克林某个十字路口的拐角有个小工作室。两楼,楼下就是咖啡馆,咖啡的香气飘上来,但他大多时候没有钱去享受一番。


他的画多数是街景。从他的窗台望出去,能看到穿梭的车流,来往的行人,星星点点的绿色。他喜欢捕捉色彩,相比较文字,画笔在他手里更为生动。对着那扇窗,往往一坐下就是一整天。


他善于画风景,却很少能找到他画的人物肖像。他也找过一两个模特,即使那快花去了他两个月挣的钱,他还是没能画出想要的作品来。他看着那些模特——他们都是些挺敬业的年轻人——总有种怪异的感觉。他想问题出在他自己这儿,却一点也不着急,心态平静的连自己都诧异。但他就是觉得可以再等等。


他思考过为何要在这里呆那么长时间,出生一直到20岁,几乎没离开布鲁克林一步。他知道他在等待,等的挺久了,20年啦,可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他最后放弃了这个问题,挠了挠头接受了思考,一边练习着他的风景画,一边等待着。


他的小画室生意清淡,好在他不是一个喜欢铺张浪费的人,或者说的夸张一些,他平日里就没什么娱乐活动。若是真要算什么,每天早晨的晨跑算是他常规的与他人交流的时间了。


在从他18岁疯长个子之前,可还真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但现在不同啦,每个人都喜欢这个年轻小伙子,喜欢他金色灿烂的头发,喜欢他蔚蓝如海的瞳色。好像一旦他长了个子,他身上的一切就变得讨人喜了。Rogers先生知道他被众人喜欢着,与其说他也爱他们,不如说在有过他原先那些艰难日子之后,他对每个人都平等尊敬。但他也有苦恼,现下目光都聚集在他一身的肌肉上,他和蔼的笑容上——那笑容太容易将他的倔脾气隐藏——他知道这些优点会被大家认可,但他找不到一个人,找不到一个能包容他缺点的人——大部分人连他有那么个倔脾气都不知道呢。他知道要找到这么个人很难,但他觉得他总会等到的,就凭感觉,他觉得总会有这么个人来找到他的。


他想,他安于这样的生活。他喜欢用色彩描绘不同的风景。他想留在这儿,他应该等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