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

Who cares about your lonely soul

值得,永远值得


我真的好爱白宇


深夜瞎写,不打tag了

是生贤,突然有一点灵感了就乱写一下。理想状态是之后修一修能正式写到文里去,但是我太久没写啦!不知道还能不能成,先发出来存档吧

        他倒在床上,颠来倒去地翻身翻来覆去地想。睁着眼闭着眼熬过了三个钟点,终于在晨光显露之前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堪堪点了根烟,就着一点点火光在房间里瞎走,摸到了半干的画笔,再随手往记忆中画布的方向甩去。他有点近视,在黑暗中更像个瞎子。在摸索着走到沙发上坐下的途中,他踢倒了酒瓶三五个,摔坏了摆件三五只。这只是估摸着,真实情况可能更糟。但他一点也不在意似的端端正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等天亮。
         再过了一个小时,有光线透过破了个口的窗户照进来,他才可以看清昨晚放肆的一甩对他的画做了什么。那画上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可鼻子又不在鼻子该待的地方一双眼睛也被拆成了散的两只。一抹鲜黄从画中间劈下去,画笔的尸体还落在不远处。他挺满意的,走过去把已经干透的画笔踢到一边,在它滚动的声音中卷起了画,扔到另一个角落。再重新抽了一张画纸,仔细的贴好脚,用了一早上画了一双跟之前一幅画,以及更之前的几十张画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鼻子,一样的一张破碎的脸。
        然后他开了瓶酒,再开了很多瓶酒,和着烟喝了一下午,他抽了其中一瓶最便宜的喝了一半,剩的另一半狠狠的往画上泼。等他全做完了,也快到了黄昏。他照样是慢悠悠的,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出门吃一顿正经饭,保证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运气好就猎个艳,等到他半夜回来,再倒在床上,睁着眼发呆,重复他前一天干过的事情。
        他的黑眼圈越来越重,有时甚至到了吓坏人的地步,需要他特意拿遮瑕膏去遮。有的时候他可以在晚上或是黄昏睡上两三个小时,但是也不安稳。等到他快要清醒的时候脑子里总会出现同一张脸。这样他起来就会生气,把画撕了或者扔了酒瓶。
         他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在赌气,他的脑子不让他好过他也由着它去。当他摔完了所有酒瓶撕完了所有的画,他就会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他总是找的到他,在他们做%#*爱之后他可以睡上一个或者很多个安稳觉,直到他再美其名曰的逃出来,回到他破旧的阁楼,画一副永远画不完的画,再回去,再回来。

        要是有人把那些眉眼拼起来,就能见到一个完完整整的罗浮生。

不同口味的肖萌萌了解一下!!
希望大家都去看endeavour

一点点脑洞

理想主义殉道,现实主义哭号!

彼时怀疑论举起他的酒杯,他在心里大叫:

“我的朋友,停下你们的脚步,街垒不值得你们的血。”

然而事实上他只是喝了口酒,又一口,再一口。

等他的眼前只剩金色和红色的漩涡时,他足以扯着嗓子喊:“与我共饮!我们的征途必定成功!”

理想主义当他开玩笑,“去别处睡去!”

他抬眼看了看模糊人群,最后看了眼那唯一的发光体,趴在桌上睡着了。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我天🐴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

【授权翻译】Sometimes just choose dare 

作者:SaysHi

Relationships:Enjolras/Grantaire   Combeferre/Courfeyrac   Cosette Fauchelevent/Marius Pontmercy      Joly/Bossuet Laigle/Musichetta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90147/chapters/21054461?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89921723

授权: 见原文【。我不会用lo插入图片如果有谁知道能告诉我吗?】

译者:丁丁

译者注:小甜饼。原文超可爱的!这个作者的另外一篇也很可爱,都是ER+双C。如果有任何错误请告诉我,希望喜欢!

Summary:
“真心话”安灼拉回答。
“你真的太无聊了,你就是不能选次大冒险吗?” 古费这么说着。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古费拉克喊着。

“大冒险” 公白飞回答道。

“那你得亲我一下!”古费笑着说 , 安灼拉翻了个白眼,公白飞则抬起身亲了他男友。

“你们这些人太恶心了。” 巴阿雷说。

“才不呢!我们这叫可爱!” 古费反驳。

“我觉得他们确实挺可爱的。” 坐在古费拉克的左侧的热安说道,古费拉克因此亲了他一口。

“噢!你们真是恶心透了。” 艾潘妮说着,试着维持她的扑克脸, “我们继续吧。”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就不能到此为止了吗。” 安灼拉抱怨着,但是每个人似乎都把他忽略了。

古费拉克又拿起瓶子转了起来。安灼拉叹了口气。

它指着他和马吕斯。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马吕斯问,他今晚已经喝了不少,脸颊一片绯红,而柯赛特正抚弄着他的头发。

“真心话” 安灼拉回答。

“你真的太无聊了,你就是不能选次大冒险吗?” 古费这么说着。

“不能” ,安灼拉回答道, “真心话,你知道我已经恨透这个游戏了,说真的,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亲爱的阿波罗,游戏的意义,就在于享受乐趣。” 格朗泰尔的声音从那边的沙发传来,这是他们开始游戏以来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今天都根本没在玩!” 安灼拉皱眉,“为什么他又没在玩?为什么我非得玩而他就不用?” 

“因为你们正拿着我的酒瓶而我还有个委托没完成。”格朗泰尔举起他的平板来证实自己的话。

“这不是…” 安灼拉刚想说话而巴阿雷打断了他。 “我们现在没空欣赏你俩性趣独特的前戏,问你的问题吧马吕斯”

安灼拉试图不要因此而脸红,他都不敢抬头看格朗泰尔,因此,他只得看着马吕斯,想着他不敢将问题问出口。

“Umm…好吧,”马吕斯问,“你是真的很讨厌R叫你阿波罗吗?” 安灼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听到公白飞好像被呛到一般笑了一声,他转而瞪着公白飞。他要怎么回答?

古费拉克完全没费心去掩饰笑容。安灼拉考虑了一下用谎言敷衍过去但他最终决定不这么做。他用上他最凶猛的目光瞪上马吕斯:“不讨厌。” 

“靠。” 艾潘妮骂道。.

他依旧没敢看格朗泰尔,他害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格朗泰尔一声不吭,他难道不是一直都会有话要说?安灼拉深吸一口气,看向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正睁大眼睛看着他,手悬在平板上方。他在他们眼神接触时迅速移开了眼睛,低下了头。安灼拉能看到他此时的微笑,他还试图通过咬嘴唇来掩饰这种笑意。

“接下来轮到谁了?” 弗以伊问道,上帝保佑,他结束了这个尴尬局面。

马吕斯上前转动瓶子,指向米西什塔和艾潘妮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艾潘妮问。

“大冒险” 米西什塔说着眨眨眼。

安灼拉并不怎么关心他们在干嘛,他晓得结果无非是他的那些朋友【超级变态】或者【超级可爱】。他宁愿盯着格朗泰尔看,格朗泰尔的手正在平板上移动,他眉头皱着,他咬着他的嘴唇,专注于他的工作上。

过了一会儿,公白飞撞了一下他的肋骨,打断了安灼拉的视线。

“怎么了?” 公白飞轻声问到,压低音量只有他们俩能听见。

安灼拉耸了耸肩 

“我只是累了想回去了。” 安灼拉说 

“哦enj,现在是周五晚上,你应该试着放松一下。”公白飞说。

“太无聊了,来放点音乐,谁去拿更多的酒!” 巴阿雷喊到。安灼拉从未如此想要他的朋友们喝醉。

“我来好了” 格朗泰尔迅速的站了起来。

“你们这些人简直太好猜了。” 若李笑着说。

“厨房里还有多的酒,我去拿过来好了。” 博须埃说

“不,没关系,我拿好了。” 格朗泰尔说着去了厨房。

仅此一次,安灼拉允许自己的冲动控制了他,他跟着格朗泰尔离开。格朗泰尔听见身后的门被打开了:“没关系,不用来帮我的。哦,安灼拉,原来是你。你要什么吗?要水吗?”他说着单手梳了梳头发。

“不用” 安灼拉说着,又往前靠了些。

“噢…” 格朗泰尔疑惑的看了看厨房四周。

“你没玩游戏。” 安灼拉说。

“Umm…对?” 格朗泰尔依旧表情困惑说着。

“你根本不在玩而我却要回答一个关于你的问题,这完全不公平。” 安灼拉缓慢的说着。

格朗泰尔尴尬的笑了笑“这又不是我的错,你该怪马吕斯去。”

“马吕斯醉了而且他大概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明天早上一想起来就会来跟我不断道歉。” 安灼拉说,想象着明早收到马吕斯发给他的长长的“我错了”道歉信。这本身没那么糟糕,只是他本不需要在所有人面前问安灼拉这个问题。

“Yeah, 可怜的家伙。有个神对他发怒啦。哦亲爱的阿波罗,你要怎么折磨他呢。” 格朗泰尔笑着说。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安灼拉喜欢这个绰号,他准备变本加厉的难以忍受。

“我会放过他” 安灼拉说 “只要一个条件。”

“条件?” 格朗泰尔抬起一边的眉毛问道。

“没错。你想拯救可怜的马吕斯吗?” 安灼拉说道。

格朗泰尔看着他,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但是安灼拉维持着一副完美的面具脸即使他的心脏正在疯狂的跳动。 

“好吧?” 格朗泰尔回答。

“好极了,你现在得跟我玩一局。” 安灼拉说。

“啥?” 格朗泰尔说。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安灼拉无视了格朗泰尔的惊讶。

“我不觉得我们……” 格朗泰尔轻声说。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安灼拉又问了一遍,没留给格朗泰尔任何选择的余地。

“大冒险…等,不, 真心话”格朗泰尔说,“真心话。”

“你为什么叫我阿波罗?” 安灼拉问。

“只是为了惹恼你?” 格朗泰尔说。

安灼拉抬了抬眼睛,“你刚刚知道这并不会让我生气所以别说谎。我对这个游戏很认真,别说谎。” 格朗泰尔轻声笑了。

“相信你一定在这游戏的可靠性上投了钱。好吧这只是因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你看上去就像个神甚至连太阳都根本比不上你。” 格朗泰尔说着,红着脸,垂下了视线。

安灼拉的脸也红了。

“噢,” 他轻声说,然后他皱了眉, “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我们撞到了对方,你摔倒了我的咖啡还撒在了你身上。”

格朗泰尔笑了:“是啊,我从地上抬头看着你而你和太阳重叠的样子像极了某种神明,而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朝你大叫,还错过了自己的课的原因。”

“什么?你错过了课?我当时想请你喝咖啡来弥补撒了的咖啡还有你的那件衬衫的时候你说你接下来没事情要做啊” 安灼拉说,皱着眉试图回想起他遇见格朗泰尔那天。

“你提了而我无法对太阳神本人说不” 格朗泰尔耸了耸肩。

“但…” 安灼拉开口。

“这快是两年之前发生的事情了,阿波罗,你紧接着还强迫我参加了你的小团体而现在这已经过去快两年了。” 格朗泰尔说。

“我没强迫你” 安灼拉说。

“我没法忍受不再见你一面。” 格朗泰尔说。

“噢” 安灼拉说着,脸更红了。

“好吧既然我现在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变成一个傻逼了我能不能继续去拿我的酒了?” 格朗泰尔说着。安灼拉盯着他,这次对话并不是一个笑话,他已经等格朗泰尔说些什么等了几个月了。但格朗泰尔脸上的表情显示着格朗泰尔只是试图保护自己,他害怕安灼拉的反应。

他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靠近了一步而格朗泰尔惊讶的看着他。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安灼拉说。.

“又来? 这次不该轮到我了吗?” 格朗泰尔皱着眉说。

“就选一个,R” 安灼拉焦虑的说着。

“这次我选大冒险 ” 格朗泰尔耸了耸肩。

“吻我”安灼拉说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持冷静但他很确定他的脸已经全红了。

要不是安灼拉现在如此焦虑,格朗泰尔的表情应该会非常搞笑。他大张着嘴,脸可能和安灼拉一样红了。

“啥?”格朗泰尔说着,声音轻的如同耳语。

“吻我” 安灼拉说。

“你…你确定吗?” 格朗泰尔说。安灼拉忍着不要翻白眼。

“吻我” 他再说了一次。

格朗泰尔靠近了一步,双手扶上安灼拉的脸颊,他与安灼拉对视着,然后闭上了眼睛,凑上前去。这吻是安灼拉品尝过得最美好的事物。他克制不住的拥住格朗泰尔的腰,将他拉的更近。格朗泰尔惊讶的喘着气而安灼拉利用这一点将舌头滑进了格朗泰尔的嘴。

格朗泰尔慢慢的将他的背抵在料理台上,安灼拉不知道他们一共亲吻了多久。

他们稍稍退开一点,找回呼吸。格朗泰尔清了清嗓子, “多久了?” 他问。

他将格朗泰尔脸上的一撮小卷发拨开, “我不是很确定,但我意识到每当你在房间里的时候,我就无法克制的看向你。我想念你的陪伴,即使我们分开了还不到一小时。而且我还很想,很想,很想吻你。”安灼拉说着,朝格朗泰尔微笑。

他感觉他的心脏快炸了,特别是格朗泰尔还回应了他的微笑。

“这我能解决” 格朗泰尔说着,重新凑上前。

但有什么人咳了一声。 

“即使这真是让人惊讶,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酒精。”公白飞说着走进了厨房,尽量不去看他们。

格朗泰尔从安灼拉面前走开,坐在料理台上靠着他。

“为什么他们派你来拿酒你根本就不怎么喝。” 安灼拉抱着手臂问。

“他们正忙着打赌,而你知道我的,我从不在我朋友的私生活上下注。”公白飞说着,拿了两瓶伏特加。

“你让古费替你赌了对不对” 安灼拉说。

“你可找不到证据。”公白飞说着离开了厨房。

格朗泰尔笑了起来。安灼拉看着他,也忍不住的微笑。

“要继续吗?” 安灼拉问。

“随你怎么说阿波罗” 格朗泰尔回答。

“我确实喜欢你这么叫我。” 安灼拉说。

格朗泰尔笑了起来,安灼拉一吻封缄。

虽然它经过了艺术节的摧残,可它还是好看死了对不对!对不对!!!好看死了!大蝙蝠好看死了!!


一组人一起画的也很有纪念意义啊:D


想在买把伞画大超……正联一个来一把……【x


【绿红HalBarry】我翡翠色的爱人

赶!上!了!

给诺尔斯!生日快乐!!!!!!爱你♥♥♥♥♥♥♥♥

最近忙成狗……明天还考试呢心塞塞……

♥♥♥♥生快啦啦啦!陪你过的第二个生日啦!


闪点设定


*******


“你说他们会怎么铭记我们。”


哈尔在那个晚上抛出这个问题。当时我们正在窝在沙发上看球赛,我无聊的玩着他的手指,眼皮打着颤,被他的问题问的错不及防。


“也许……em……我不知道…?…”


我疲惫的打发着他。我以为这会像原先的他提过无数个问题那样,他问,我敷衍过去。等他这些冒出来的想法和热情散去,他也就不再追问。


而他似乎紧咬着它。他撑起头看向我。“别再说不知道了巴里,你几乎每个问题都是用不知道搪塞过去的。”


是,他说的没错。而我就是这样的人,而即使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他和我都不能对这样的性格改变什么。


********

我和哈尔相遇在中心城的街道上。


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好日子,我和一群把彩虹旗披在身上的人一起在街上游行。他们高呼着一些口号。“石墙!”他们喊,他们亲吻着彼此的脸。我穿着平常的衣服走在他们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哈尔站在那里,他是另一个身上没有彩虹的人。他穿着件旧皮夹克,在之后我认识他的所有日子里他都穿着。他自然的向我走过来。他对我说了些什么话。


“什么!抱歉!这儿太吵了!”我用平日里的音量说话,却发现声音马上被淹没在了人潮里,我只好多用些力气,提高了分贝讲话。


“我说!伙计!怎么不穿彩虹衣!”他也提高了声音问我。或许太响了点,一个中年人朝我们这里看过来。


“你不是也没穿?”我有点好笑的回问回去。


他也笑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低劣的搭讪技巧而羞愧。后面几个礼炮爆开,撒了些彩条在他身上,给他增加了点喜剧气氛。


可惜的是,等到我熟知他后我才了解到他是个从不害羞的混蛋。而在当时,我只能傻傻的盯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是世界。


很顺理成章的,游行结束了之后,我们搞了一个晚上。


一整个晚上。


从第一次开始,我们的性爱过程就一直很让我享受。只要他抬起头来,我总会止不住的盯着他的眼睛看。我喜欢看他慵懒的表情,或者是那些只专注于我一个人的时候。


我撇见他丢在地上的一堆衣服。它像一堆萎缩的植物那样蜷缩在一起,正中是一个漩涡。


【哈尔·乔丹   菲里斯航空公司】


他的手指粗糙,皮肤干燥。我猜他也许是个试飞员,他看上去是干这行的。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一天到晚穿着工作服?还印着自己的名字?


我从没想过我会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在家里过夜。虽然作为一夜情的对象,他也着实吸引我。然而做爱之后我们都已经累的动不了,我这么一提,他没回答,也没走。


他喜欢用手臂把我整个圈起来,这有时会让我感到不适。但或许提出来是不礼貌的,我当时想,就没有把话说出来。后来我就习惯了。


想问哈尔的问题有很多,譬如你不回去不要紧么,譬如你什么时候问我的名字,譬如你知不知道你有双好看的眼睛。而我并不会把每一个都问出来。我也不需要,哈尔会在我问之前回答我。


“既然我得在你家过夜了,我是哈尔,哈尔·乔丹。你叫什么。”


我听见他的眼睛在对我说:‘是的,我知道。我能知道你的一切想法,我会知道你的全部。’他在不停的眨着他们。


“巴里,巴里·艾伦。”我模仿他的调子说话,他没有欺骗我,那我也不需要。我也懒的这样做。


我在第二天早上看见了他的深棕色的眼睛,深棕色的头发,他微笑着朝我打招呼。或许是浅棕的,他在阳光底下发光。


噢天,我想,我的爱人啊!


********


“我确实不知道,也许,巴里·普通人·艾伦……?或许是别的什么,我从来没想过,。你怎么想起这个?”我提起点精神回答他,扫着落到眼前的头发。


他沉默了,而头一回我觉得他周围围绕着尴尬与不安。


“那你呢?你想别人怎么记住你?哈尔·飞行员·乔丹?哈尔·勇敢者·乔丹?或者哈尔·还有很多账单没还·乔丹?”我试图去打破他身边的沉默,找了些迎合他兴趣的词来逗他,和他开玩笑。我贫乏的脑子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了。


“你个混球。”他朝我翻白眼。


“天才,还是叫你哈罗德·天才·乔丹吧,多好听。”而确实有点作用,他看起来好一点了。他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我也真没怎么看过他好好失落上一会儿的时候。


********

我们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一段稳定关系。稳定,算是相对的,和一个试飞员一起生活能有什么安定可言。


我了解到他住在海滨城,大多数时候是他来中城找我。一个月见个一两次,两三次,见面除了看球喝酒就是做爱。我们更喜欢把聊天环节放在做完之后。这样也很好,我们在不同城市都有工作,也没必要整天粘在一起。


偶尔,我也去海滨城。只是哈尔的公寓实在破的不敢恭维,往往在他的床上做还会被什么东西硌到,几次之后我就放弃了,宁愿待在他家的沙发上。


他带我去他飞的机场看过,很大,但是我完全没有他那种每次看见飞机都会兴奋不已的激动感。


我和哈尔毕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他非要飞给我看,我也算给足面子去看了一次。


他动作花哨,或许是故意做给我看。他在要来个360°翻转之前被轰了下来。他的上司对着麦吼:“高速列车!你他妈再敢这么开我就把你开除!真的!”


“别这么生气卡罗,你怎么能不相信我?”他大笑着回答。他一个人飞在天上。一个典型的哈尔·乔丹,他完全的属于那里,属于他的飞机,属于天空。他在玻璃机舱里有他的骄傲。


他意犹未尽的降下飞机,从机舱里出来,摘下头盔,弄平了他的头发。一个不拘小节的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在意自己的形象?


他不停和我嘀咕说他有一天要开B-2,开F-22。他像是在炫耀,飞机旁的哈尔和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我乘列车回中城。哈尔把我送到了车站后就走了。我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突然觉得陌生。我又想起哈尔,我总觉得我的生活里少了点什么。我缺少一种……让我能像哈尔那样骄傲的东西。我原本应该是有的。


我打了电话给妈妈,我对她还是有一种依赖。不过我现在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和她说一切都好,好让我把这些不真实感打消。


“有什么事,妈妈都在。”她应该是发现了我的焦虑,用她的方式来宽慰我。


是的,妈妈总是真的。外面开始下雨,零星的打在窗架上。太慢了,我盯着窗台,滋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时天堂岛与海底的纷争还没有侵扰我们,战争还离我们很远。


*******

我无聊的换了两个台,新闻里正在报道这场全球战役。爆炸发生在全球各地,每个地方都有骚乱。我从来没感觉死亡离我们这么近过。


这样悠闲的日子到头了,我知道。


哈尔看着那些投下导弹的飞机,和那些在空中炸开的残骸。他的眼睛里是火光。他凑过来吻我。


*冰冷的脸,黑色的头发*


“你不平凡,巴里”他说,他甚至不愿意把嘴唇从我的上移开,气息摩擦着我的脸,“你有蓝眼睛,你不平凡。”


我从来没搞懂过哈尔的思维,但他认为我不平凡,那我一定就是特别的。他不停的吻我。


开战了,我知道。菲利斯航空的飞行员被召集为空军,我知道。他明天就要离开我了,我知道。


我只是尽量不去想这件事,想把离别留到明早,那时他就该走了,我也好假装我们还有下一个月要过。我尽力的吻着他。


我不想说话,也没什么要说的。能说什么?你要去送死了而我希望你活着回来?现实么?我不应该动摇他的选择。


“你想怎么说”他突然问


“什么?”


“如果别人问你,哈尔·乔丹是个怎样的人,你会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我想这么说。而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


“我会说你是我的爱人,我翡翠色的爱人。”


我希望能把他说的尽善尽美,而如果做不到,我宁愿用绿色来点缀他,用意志的颜色,用英勇无畏的颜色。他应该是这样,他身边应该有给予他力量的光。


他搂着我睡过去,黎明了,我得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他就走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我。我想冲出去找他,在看一眼他的眼睛,看一眼他的头发,他的背影,他从喉咙到胸口的伤口,衣服上三千朵褐色的玫瑰。


我披上外衣,赶去警署上班。


我跑着步,这太慢了。


我翡翠色的爱人啊,他已经离开我了。


我翡翠色的爱人啊,他已经在我身边,他准备好了。


END


【HalBarry绿红】GIVE ME A CALL

GIVE ME A CALL

如题,打电话。

没什么意义的文。傻白甜。十分短小。我就是想吃这两只的糖。

设定是这两只已经在一起了。大概。没什么提及,当成绿红或是红绿都行。【我自己习惯绿红就这么打了】

萌HalBarry的我们来做朋友好吗。

考完试,等着炸掉。

***********

“什么?”

“我说,我觉得你应该给自己放个假了。”

“emhm?抱歉我这里信号不好。”

“别装了Barry,我知道你听得见我在讲什么。是时候给你自己放个假了。以及,放下你手中的汉堡或是三明治或是别的什么。我都听见你嚼它们的声音了。我是认真的在提议,认真的。”

“猜错了,是卷饼。你幻听了Hal,我嚼东西哪有这么响。而且我觉得我不久前放过一次假了。”

“绝对有!好吧我也不是很在意。好了现在放下你的卷饼,好好听我说。你真的不觉得你工作的太专注了吗?我好久没在瞭望塔和中城之外的地方看到你了。人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嘛。如果你前面说的休假是指一年半前我们和杰和老头子一起出去的那次,我恐怕它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太久了。”

“我其实觉得还好啦,我也没有想你说的那样拼命工作吧。”

“你管每天早上上班晚上上另一个班轮轴转几乎不停的工作方式叫还好?你都快赶上大蝙蝠了Barry。”

“起码我也有好好休息啊。”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鉴于我知道你在打电话的同时除了一边吃着…em…”

“卷饼。Hal你记性越来越差,莫非是老了?”

“去你的!好吧,卷饼,除了一边吃着该死的卷饼还一边分析着你的案子写着报告,我有权反驳你关于‘好好休息’的观点。”

“马上就能写完了,要不了多久。”

“是啊,闪电侠,世界上最快的男人。每天晚上加班写报告的伟大的英雄。”

“你个领外星工资的绿色发光体没资格说我。”

“嘿!嘿!外星工资也是工资!它除了没法用之外就没什么不好的了!”

“emmh?真的?”

“嘿!……噢天……算了,别想扯开话题!我们谈论的是你的假期!你真的没法休息一两天吗?”

“最近事实在太多了Hal,我手头上还有好几个案子。最近无赖帮又开始闹事,连好几次正联的值班我都是让超人替的我。说到值班,Hal,你好久没去了。”

“我刚从OA飞回来啊……谁替的我?”

“戴安娜,有时是蝙蝠。”

“噢蝙蝠……啥?!蝙蝠!?噢艹Barry你说他会不会杀了我,噢他妈的天哪!”

“也许他看你又穷又可怜连水电煤都没钱缴的份上会放过你的。”

“我恨你Barry。”

“enmh,不用谢。外星工资嘛。”

“Fuck…………我迟早要让那群小蓝人给我发能在地球通用的货币……”

“期待。”

“……所以Barry,既然我也好不容易才从OA被放回来了,真的不出去放松一下?”

“果然,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想出去玩。”

“半年了才回来一次我容易吗。我需要一次放松来让我彻底忘记塞尼斯托那张臭脸。”

“就算我答应……你有想好去哪儿吗。我再也不想再来一次那种随便到哪个星球的星际旅行了。”

“大峡谷,怎么样?”

“一点也没有想象力。”

“那你说去哪儿?”

“好吧好吧,就大峡谷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

“先说好,没有外星生物,没有走了一半无聊的跑掉,要带好零食,很多的吃的,买好帐篷。我可不想让每个经过的人都看到我是怎么在一个绿色半透明帐篷里睡觉的。”

“OKKK!绝对没有随便来的不管什么灯,有很多吃的,还有一个完美的帐篷!”

“好吧,那好吧,那就去吧……”

“你请的出假?”

“尽量咯,应该吧……”

“瞭望塔呢?”

“拜托给好心的超人和公主吧……”

“中城?”

“我和Wally说一声。”

“噢噢噢!Barry我爱你!”

“我知道,我知道。说话小声点,别人以为你半夜发疯呢。”

“太开心了嘛!”

“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

“帐篷我要闪电侠式的。”

“你个虚荣的混蛋。”

“谢谢夸奖。”

“好吧,闪电侠帐篷,记下来。那么相对的,毯子要绿灯的。”

“无所谓,只要你买的起。”

“Fuck U Barry!”

“好吧好吧,绿灯侠的毯子,我会去买。”

“我还是爱你的Barry。”

“我知道我知道。”

“两点了,快点睡。”

“还有个结尾,很快。”

“我就说你很拖。”

“jerk,你不睡么。”

“没事,我明天可以睡到下午四点。”

“……好吧,别忘了买帐篷。”

“还有毯子。”

“好了,收工。你也去睡吧Hal,做个好梦。晚安Hal。”

“晚安Barry。我爱你Barry。”

“我知道,我也是。”

END